中国足彩网

图片

ATM跨行取现、银行卡刷卡等手续费下调——金融减费让利再发力

  • 发布时间:2021-07-29 15:38:00
  • 来源:中国政府网
【 字号大小:  】

近期,工行、农行、建行、中行、邮储、交行六大国有银行均发布公告,下调自动取款机(ATM)跨行取现手续费。据不完全统计,包括六大行在内,目前已有超过20家银行公布了下调ATM跨行取现手续费的方案。

继去年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元以后,金融系统再度送上减费让利“礼包”。包括支付手续费、ATM跨行取现手续费等一系列降费措施已经出台,金融减费让利再发力将为实体经济带来哪些实惠?

ATM跨行取现降费

“7月25日起,我们就可以享受到ATM跨行取现手续费降低的好处了。”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近期公布了这一好消息。

从目前银行公布的方案来看,各家银行降费的力度和方式有所差别。如中国银行在公告中明确,7月25日起,对跨行同城、跨行异地ATM取现暂行免收手续费,同时调降跨行同城、跨行异地ATM取现收费标准,最高收费3.5元/笔。

有的银行则是超过一定笔数才收费。如广发银行明确,跨行ATM取款每月前3笔免收手续费,第4笔开始按3.5元/笔收取。还有的银行下调费用的幅度较大。如华夏银行、浙商银行、苏州银行、青岛农商行等,将境内ATM跨行取现手续费下调为2元/笔。

此次多家银行下调ATM跨行取现手续费,是源于一则倡议书。近期,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的倡议书提出,将同城ATM跨行取现手续费标准下调至每笔不超过3.5元;取消异地跨行取现手续费按取款金额一定比例收取的变动费用,固定费用与同城业务标准一致。

其中,降幅更大的是跨行异地ATM取现手续费。照此实施后,跨行同城ATM取现手续费降幅10%以上,跨行异地ATM取现手续费降幅80%以上。据初步测算,预计降费让利规模约为每年40亿元。

为何要调降ATM跨行取现手续费?据统计,我国跨省及省内流动人口达3.76亿,60岁及以上人口2.64亿。郭武平表示,这两个特征非常重要。可能大家直观上认为,现在智能手机用得多,ATM跨行取现较少。“实际上真不少。”郭武平说,流动人口都需要异地取现,另外,年龄大的人使用智能手机较少,使用ATM跨行取现更多。

“银行要做一些系统调整,所以手续费降低有一个过渡期。”郭武平表示,从银行端来讲,随着近年来技术的进步,再加上内部流程的优化等,使得银行具备了一定的减费让利基础。“我们也考虑到了降的幅度要适度,既要让老百姓受益,同时也要保证银行业务可持续、服务质量不降低。”郭武平说。

多项举措持续落地

近期,在减费让利方面还有更多真金白银式的措施落地。

通过现场走访、问卷调查方式,央行前期对全国近5万家企业进行了调研。银行账户服务收费、人民币转账汇款手续费、票据业务收费、银行卡刷卡手续费……针对这些降费呼声高、使用频度高的基础服务,推出了12条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措施,聚焦降费呼声高、使用频度高的基础支付服务。政策出台以后,国有大行、主要支付机构、清算机构纷纷发声,表示将严格落实降费通知,积极响应降费倡议,形成了减费让利的良好氛围。

据统计,全部降费措施实施后预计每年减少手续费支出约240亿元。其中,惠及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超过160亿元。

“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等市场主体吸纳带动了大量就业,蕴藏了巨大的创新创业活动,通过进一步降低支付手续费,可以降低他们资金流通成本,有效支持市场主体纾困发展,进而激发市场活力。”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此次降费主体涉及商业银行、支付机构、清算机构,同步降低发卡行、清算机构等成本端收费,将由全产业链共同承担降费责任。

接下来,如何推动政策红利不断发挥?郭武平认为,持续引导银行业减费让利,需要加大监督检查。2019年以来,银保监会系统针对涉企收费、清理银行乱收费开展多次检查,银行业主动退费24亿元。

减费让利不仅涉及银行业,同时也涉及多方市场主体。数据显示,2020年银行业减费让利3600亿元,比2019年增加了40%。郭武平表示,但目前存在多个市场主体多头收费的问题,如一些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过导客引流来收取费用,这部分费用可能就占到6%、7%,再加上一些提供风险缓释措施的市场主体收取6%、7%的费用,相比之下,银行收取的费用可能仅为4%、5%。在有的案例中,这三方面加起来就占到费用的20%左右。

“从下一步的监管措施看,既要规范银行收费,还要对与融资收费相关的其他市场主体方面加大规范力度。”郭武平强调,其中包括大型互联网平台及其他一些提供风险缓释措施的市场主体等。

确保降费不降服务

在减费让利的过程中,如何做到切实惠及市场主体,降费不降服务?

有人提出,减费让利是让支付机构“割肉”。对此,范一飞表示,“这个说法我们不能完全同意”。一方面,市场主体业务发展,也会为支付服务主体提供连绵不断的“活水”来源,助推支付产业升级。另一方面,全产业链共同承担降费的责任,将进一步优化支付产业成本传导机制。此外,价格调整以后,将助推支付服务主体转变提供同质化的服务、以价格为单一竞争要素的经营理念,促进在细分领域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支付服务。

与此同时,金融管理部门也关注到了支付机构市场集中度较高、部分中小机构生存空间受限的现状。范一飞表示,将通过完善顶层制度设计,来引导支付机构坚守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真正地回归小额、便民支付本源,纠正市场垄断不正当行为,还要更好地发挥清算机构的作用,逐步形成网络支付等各个场景下行业协调、可持续的定价体系,加快支付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牌照资源的管理,推动支付服务市场健康发展。

为切实做到降费不降服务,金融管理部门也推出了一系列配套措施。范一飞介绍,将要求银行和支付机构对收费情况进行自查和清理,不得采取先升后降、转嫁成本的方式变相提高支付手续费。

“我们还要求银行和支付机构建立‘两套机制’,确保政策精准传导。”范一飞表示,一是要建立“小微企业动态识别机制”,合理界定小微企业身份。对于无法准确界定小微企业身份的情形,要秉持应降尽降原则,最大化惠企利民。二是针对误收费等情况,健全“费用退还机制”,简化退费办理的手续和流程,确保降费政策应享尽享。

为推动政策红利直达实体,范一飞表示,将确保政策能用、会用、好用,加强政策解读和宣传引导。同时,加强窗口指导,发挥国有大行、清算机构的示范带头作用。此外,还将加强监督管理。央行等部门会按照职责分工,对支付手续费收费行为进行监督检查,对政策执行不到位的机构加强督导。(记者 陈果静)

相关附件: